男故老父亲

选择性消失

设定梗NO▪1〓洋岳

▲变形记 梗
▲纯洋岳
▲随便聊聊   不是正文   不会写的
  ▲如果是这个梗,大概形容了下故事大致情节会是如何展开的
  ▲本来还想聊其他梗是什么样子的,太晚了,有点困,就先这样了,晚安。
  
  ————————————————————————————
  放牛的不是小辉,被抓去变形的是北京户口有房有车家产百万的十七岁大少爷岳明辉,岳大少沉迷游戏上课睡觉,被老师逮着也不反抗说啥都嗯嗯嗯,一派兔子温温软软样子,就那个小脾气在死活不肯放下手机,要不就趁你不注意溜网吧去了。
  
  李振洋在小村村大西口里带着皮弟弟李英超生活,英语贼烂,瘦高高,天天日头晒着还白白净净,弟弟李英超更甚,长的唇红齿白,多少小姑娘喜欢,但又虎又皮,觉得小女孩们不够高端不够好看。
  
  岳明辉拖着行李箱刚来时候,李振洋嫌弃岳明辉啥都不会白长那么大个,一边骂一边做事,岳明辉嗯嗯点头缩着躺小床上看李振洋的故事书。
  
  家里没什么好吃的,岳明辉要出去打工帮李振洋,奈何村里根本不招人,走了好久跑到村外一个小吃店打下手零时工,傍晚李振洋黑着脸,才找到人,鞋都磨薄了,把人拎了回去。
  
  岳明辉有点委屈,大少爷第一次出去打工还被嫌弃多事。
  反正打工打不成了,岳明辉觉得自已家务还是可以做做的,然后洗碗的时候就把李英超的白碗打破了。好在李英超去岳明辉家当儿子去了,李振洋颤着手,指着岳明辉好一会,又再一次跑了村外,去当初买白碗的地方又买了一次,不然李英超回来有的闹的。
  
  岳明辉这人就没有自理能力,这是李振洋的原话。
  
  也不知道弟弟怎么样了,李振洋在田地里突然想到了自己遗忘的弟弟,又想着反正弟弟好看估计过的也不会多糟糕,顺手就把渔夫帽套旁边树下坐着的岳明辉头上了,岳明辉呼着气,任由李振洋又调了调帽子位置。
  
  大太阳,李振洋穿着白色背心,汗湿粘着贴在肌肤上凸显着起伏的蝴蝶谷,而一旁的岳明辉跟坐桩一样被李振洋赶着就是不走,满脸通红冒着热汗。
  
  我的大少爷,李振洋的眼神不太友好,嘴里没一点诚意夸赞着,我们这小田地不适合您这高级的人踩进来,还劳烦您回屋等着老子回去做好晚饭。
  
  岳明辉第二十九天的第无数次躺在李振洋的小木床上,床太小,两人睡觉难免碰在一起。
  岳明辉其实没什么想法,直男李振洋倒是意外的心思细腻,藏了自己的想法一如既往地在最后一天准备早起干活去了。
  
  “你以后会回来看我吗?”李振洋走之前突然朝岳明辉说了一句。
  
  “不……不知道。”岳明辉有点答不上来李振洋突然的提问。
  
  “那我去找你。”李振洋说了就出门了,留下一脸茫然的岳明辉。
  
  “我想早点走。”最后一晚,岳明辉侧躺着看李振洋的挺拔身躯,李振洋听闻炒菜的手顿了一下。
  
  ?
  
  “为什么?”
  “……”
  “想家了?”
  “……”
  “……还是说……讨厌我?”
  “不是。”岳明辉总算回了话,摇摇头,“怕你恶心。”
  
  “什么?”
  岳明辉没回答。
  
  背对着摄像头,岳明辉在晚上的时候把李振洋的手拉往自己左胸上。
  心跳的难受,砰砰的。
  
  过了很久李振洋也没把岳明辉的手扯开,岳明辉甚至以为李振洋睡着了,对方却突然握着他的手把他圈在怀里。
  
  “大少爷真是什么都不懂。”
  
  被圈在怀里的岳明辉听着李振洋的心跳微微红了脸:“我最近不太适合看见你了,心脏难受。”
  
  李振洋的手从背后捂住岳明辉的嘴,他把头靠在岳明辉肩上。
  “我看不见你更难受。”
  
  
  岳明辉觉得自己可能对李振洋过敏了。
  
  李振洋觉得岳明辉突然就变成了治疗自己隐疾的良药。
  
  
  岳明辉30天变形时间到期,最后一天偷偷拉着李振洋到了那个小田地的树下,两人藏在层叠的茂盛枝叶后接吻。
  少年的吻没有情欲,阳光折射在两人身上,岳明辉微微抬头吻李振洋温热的唇,李振洋回吻,用力地把人扯到怀里。
  
  “你来找我吧洋洋。”
  “来找我。”吻后的岳明辉说。
  
  
  李振洋点头说恩,眼神里带了点不爽,还是放开了岳明辉。
  “不会太久的,很快。”
  
  两人私定情缘的事情没人知道,至于弟弟李英超,现在正一个人站在萧瑟的村门口等他已经半小时还没出现的哥哥。
  
  

评论(13)

热度(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