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故老父亲

选择性消失

【原创】救我

写完女装受后突如其来的芭东脑洞,未修文未捉虫。


——————————————————————————


  金东赫需要做些什么?

  

  这是第一天。

  奶白色的蕾丝长袜被拉到膝盖,紧紧包裹住纤细但并不瘦弱的长腿。穿上洁白的仆裙打上长领结,波浪般的金发散在脑后被整齐地打理起来由礼帽端正地固定住,最后抹上红艳的口红,踏着圆润的黑色坡跟漆皮鞋,金东赫优雅地走出了换衣室。

  

  金知元需要做些什么?

  

  接受仆从的服侍,最后让他离开。

  

  

  不,不需要。

  

  

  大厅里,金东赫一本正经地为金知元打好领带,自己的蝴蝶领结却被扯住,本应该机械般地回复主人您需要些什么,脱口而出的却是疑问语气的“元上将?”

  

  金知元微笑,顺手解开了金东赫的领结:“家用机器人,嗯?”

  

  “主人。”恢复无神色的眼神,固定的词语从金东赫嘴里吐出。

  

  仆服背后的拉链被金知元咬着拉开,金知元环抱着金东赫把他的礼帽卡扣解开,金色的波浪长发下是黑色的柔软短发。

  

  唇上的艳红被金知元粗鲁地抹掉,“既然装成了女人的模样,那能生孩子吗?”

  

  看着茫然无措的金东赫,金知元眼神暗沉。

  

  短时间的沉默后金东赫开了口:“对不起元上将,但我不是来害您的,我是中央派来保护您的。”

  金东赫的礼服后背因为没有拉链的束缚露出洁白的肌肤,而非家用机器人的橡胶组织,意识到隐瞒不住可能会被误会,金东赫先坦诚了出来。

  

  “我和上面的说过了我不需要保护,反而是你……”

  

  金知元没说完,金东赫摇了摇头:“抱歉元上将,我没完成中央发布的任务,我过会会收拾整齐走的。”

  

  金知元瞥他一样,嘴角的弧度似笑非笑:“和我进来吧,换件衣服再走。”

  

  金东赫毫无防备,直到进到卧室里铺天盖地的Alpha信息素朝他席卷而来,才发着抖。

  

  嘴角含笑,金知元挑眉:“身为Omega这么没有认知的吗,东赫。”

  

  金东赫并不是用真名应聘的仆从,此时也无法再去询问为何金知元会知道他的名字,他只知道他现在腿软的几乎要跪下。

  

  终于支撑不住的金东赫倒了下来,金知元没有去扶他,而是在他的面前蹲下:“东赫啊,留下来吧。”

  

  “……元上校。”

  

  金东赫隐忍的声音很痛苦,但金知元显然并不高兴,带着血腥味的恶劣信息素越来越浓,让金东赫脑子疼得快要炸开,身体却靠近着想要臣服。

  

  金知元:“东赫啊该说什么呢?”

  

  熟悉的、亲切的、久远到可怕的信息素味道唤起了金东赫的记忆。

  

  “……元、元哥哥,我不会再跑了。”

  

  金知元缓和了神色:“乖。”

  

  抱着人到了床上,金知元笑的柔和:“东赫当初既然跑了现在又回来,第二次就不由你说的算了。”

  

  金东赫脑海里闪过了一些画面。

  

  他是Omega,十六岁那年他成年,浑身灼热,分化伴随着发情而来。

  他跑进隔壁暗恋的元哥哥房间寻求帮助,意识却越来越模糊不清,他开始散发Omega的引诱信息素,头脑浑浊双眼也变得雾蒙蒙。

  随着门口熟悉脚步声进来的却不是期待中的张扬紫发,黑发少年把他抱在怀里时他拼了最后一丝力气在他手上咬了一口跑了出去,最后他也因为身体的原因长大后去了中央做了文员职业,试着去找寻却再也没见过元哥哥。

  

  金知元的手上有个形状整齐的咬痕,很深,他用那只手抚摸金东赫的脸颊:“东赫之前不是和我说,最喜欢黑色了吗?”

  

  金东赫一边发着抖一边哭,他抱住金知元:“我最喜欢的是元哥哥。”

  

  “元哥哥那时候为什么不和我说是你,为什么第二天也不和我说。”

  

  “我以为……你不喜欢我,所以才咬我。”金知元难得地暗了眸子。

  

  

  金东赫拼命摇头,他回应着Alpha的信息素做出反应,小心地圈紧金知元。

  

  “元哥哥,救我。”


评论(7)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