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故老父亲

选择性消失

【味道】 芭东

吃我冷cp安利

主 芭东

练习生暗恋向

偏 练习生暗恋视角

练习生为原创人物,没有任何人设来源
————————————————————————————

  
  
  ①
  新来的练习生总是看着金东赫,说是金东赫身上有很好闻的味道。
  
  金东赫下意识抬起袖口闻了闻。
  
  “是香水味吧,今天喷了点呢。”
  
  “也许。”练习生看着金东赫的笑颜,不自然地转过了头。
  
  怕眼里的属于侵占的欲望太明显。
  
  
  ②
  金东赫似乎天生就有一副软心肠,同公司的练习生被前辈训话了,于是拉着对方小心翼翼地安抚。
  
  “没事吧?不要太难过了,前辈也是为了我们好,我那时候也是这么过来的呢,甚至因为太难过我都睡不着……什么嘛不要笑我。”金东赫看见练习生忍着笑意的样子羞恼地拍了一下对方的肩膀。
  
  “是东赫哥把睡不着觉讲的太认真了。”
  
  明明比金东赫高了很多,身材健硕的练习生却故意垮下了肩膀就那么任由金东赫不轻不重的力道砸在他的身上。
  
  
  “郑灿哥今天都没好好做练习呢?”
  “怎么说……不觉得像故意的吗?郑灿哥。”
  “什么呀,故意被训话吗?才没人干这种蠢事。”
  
  
  响起的练习曲目音量盖过了门口路过的对话声。
  
  金东赫笑着:“郑灿,来一起练习吧。”
  
  “好。”
  
  
  ③
  不是几乎,是已经。
  
  已经沦陷。
  
  舞蹈室里,金东赫柔软的四肢伸展着,汗水浸透轻薄的T恤,因为热气,脸颊被熏的微红。
  即使明显看出来很累了,他也还是朝练习生扬起了笑脸:“要加油噢。”
  说完就那么瘫在了练习生的脚边,闭着眼喘气。
  练习生低垂着眼眸,看金东赫的白皙脸庞和纤细身躯,金东赫的腰身细的看过去好像一掐就断,让人想要把他保护起来。
  就那么保护在自己的羽翼下。
  
  
   
  ④
  金东赫累的快睡着了。
  
  也许是对方的不设防,练习生蹲下了身,手指绕着他黑色的发丝,刚想低头,门口就发出了旋转门锁的声响。
  
  有人在开门。
  
  练习生起了身,门口是金知元。
  
  开了门,并无停留观察什么,金知元一步一步快速走向了金东赫,把金东赫靠在冰凉地板上的身体扶向了自己,整理了下他的刘海,然后让他的头靠在自己的腿上,自己则插了一边耳机开始刷手机。
  
  
  
 
  ⑤
  金知元并不是那种无视他人的类型,甚至可以说是有着那种很尊重别人的性格。
  
  至于为什么对自己这样,练习生也不是不清楚。
  
  刚来到公司的时候,其实练习生第一个有好感的艺人就是有着亲近笑脸的金知元,但是却也只看了一眼就喜欢上了金东赫。
  金东赫是个和外表一样温柔可爱的人。
  当练习生感觉到自己因为金东赫红润的唇引起的异常口干舌燥就明白了自己的心情,自然同样也明白金知元搭在金东赫后颈的手意味着什么。
  
  占有。
  
  很讨厌。
  
  
  
  
  ⑥
  舞蹈练习室里到处是镜子,练习生不想让金东赫发觉自己在盯着他。
  
  不想让他害怕。
  
  欲望却是种让人无处遁形的东西,尤其当它加上爱意,比毒药更要人命。
  
  练习生的手握的很紧,手心里藏着药。
  
  
  
  ⑦
  练习生明白了金东赫身上那股好闻的味道是什么。
 
  是金知元,金知元的味道。
  
  在金知元路过时,练习生闻到了对方身上的甜桔香水味,金知元不喷香水,而金东赫惯用这款香水。
  
  是要有什么原因,才能让似有若无的香水气息如同洒落在纸上的墨水一般印在另一个男人的身上。
  
  练习生不想了解。
  
  他端了水杯,给独自一人练习的金东赫。
  
  “东赫哥,喝口水吧。”
  
  “你怎么也在这?”金东赫并没有怀疑地接过水喝了。
  
  然后倒在练习生的怀里。
  
  
  
  
  
  ⑧
  原来金知元真正发怒的时候是这样的啊,练习生这样想着,被金知元挥过来的拳头打中了鼻梁。
  
  应该流血了,练习生想。
  
  金知元黑色的眼瞳死死盯着练习生。
  
  野兽的目光,像要把自己撕碎了似的。
  
  “里面是什么?”金知元问。
  “咳、什么。”
  
  “别装蒜,水里下了什么?”
  
  金知元的力气意外的大,练习生就那样被拽着衣领甩到了墙上。
  
  
  
  ⑨
  其实金知元和金东赫的关系不难猜。
  
  两人总是腻在一起。
  
  金知元笑嘻嘻地讨要金东赫的零食又把喝完了的饮料拿给金东赫骗他喝。无数幼稚的行为金东赫却不嫌烦,顶多拍对方几下,可那力度就连外人都看的出没用力。
  
  而在金知元时不时做出压着金东赫后颈动作的时候,金东赫几乎是顺从的。
  
  
  练习生的回忆结束,抬头看见金知元笑的残忍:“不是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让你错误地上升到行为,是我的错误了。”
  
  “之前太宽容了。”
  
  
  
  ⑩
  水里下的并不是什么毒药,而是让人会意识不清和催情的药物。
  
  床上交叠的人影让练习生的身体发抖。
  
  金知元把天真可爱的邻家哥哥做到了极致,以至于让人忘了他舞台上以下犯上的张狂自傲和怪物一般的气场。
  
  金东赫嘴里模糊地喊着“Bobby哥”,以一种熟悉又缠绵的口吻。
  
  练习生还是没忍住,开了锁跑出门外。
  
  看到人影消失不见,金知元才起身重新锁了门,把金东赫藏在被子里的身体露了出来。
  
  金东赫意识不清,衣衫不整地被金知元搂在怀里,他仰起头笑着,红色的唇瓣主动凑近。
  
  “Bobby哥,我好热。”
  
  ……对自己小心一点吧,金东赫。
  
  金知元捂住了金东赫的双眼,掐着对方的下巴吻了上去。
  
  
  
  

评论(6)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