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喘

请吃掉兔子

(杂食>洋岳、灵岳、昊星、逃逸cp等>喜欢开赃车博爱无三观>目前准备流浪中)

喘喘的私人杂谈 私人tag

哇,老实说真有被气到。

现在的人怎么可以这么假。

说了些乱七八糟自以为很好的话,实际上三观不正。

你来这圈子最初的原因你还记得吗?

是喜欢啊,喜欢。

你要是真喜欢这个人,你就不会允许有人用任何东西去伤害他侮辱他,即使她用的东西是虚假的。

真讨厌,这种人。

我喜欢的人不是让你用来打发时间一篇文章里的虚拟人物,不是你借着喜欢的借口随意发泄的物品。

所以啊,即使我博爱没良心,也超讨厌那些三观不正的。

我那么喜欢的人,你凭什么啊?

你说出那些话的时候你究竟在想什么?你有什么资格啊?有什么资格再去喜欢他啊。

喜欢他的人都在想让他笑,你却想着让他哭的绝望,身边没有任何人,然后再让他倒在你自认为的“救赎”上。

你算个什么?

去你妈的艺术创作,拿着我们家宝贝意淫什么呢??

×

以后再也不瞎看评论了,再看到这类就屏蔽了,简直碍眼加心烦。

最恶心这种表面真挚内心虚假的爱意了。


不想讨好谁,不想被敷衍。

近期需要调整心态。

修改后的话
↓↓

原创指绘镇楼。

画技不好本来想点梗写文,算给fo的回馈。

但是真心实话,评论里没有想写的梗,或者说评论里并没有给什么设定,所以实在没什么想写的想法,抱歉。

等了一天,最后决定,撤销tag。

      岳明辉。
他受一点磕碰不是都得被弟弟们又气又怕地圈在怀里安慰的吗?

  在我自己的认知中,我所喜欢的病娇类型是【我白色衬衫干干净净见他,我的手洗干净了红色血液,刀立在我的背后,我朝我的爱人笑的灿烂给他挡去所有锋芒以及伤害,被衣物挡住的皮肤下是他所看不见我也不会让他知道的伤疤】
  
  【我可能会不小心因为占有欲露出破绽,说出可怕的话,但我一定不会伤害他,他是我最重要的一切,他的所有都要由我经手,他的痛楚都应由我承担,我要他光明一生,但他必须同黑暗的我共度余生】
  
  精神洁癖,不看虐文
 个人很萌病娇没有安全感攻,被动弱攻,天真少女攻,哭哭啼啼攻这些……
  
  我不太喜欢攻方太过强势到小受成为他的附属品一样。

  
  我更喜欢看到打着领带的成熟男人因为得不到爱人的早安吻扯乱了自己的衬衫揉散了梳理好的发丝,再委委屈屈地看着小受,嘴里嘟喃着好过分不再喜欢自己了吗,这种只会在受方面前露出的幼稚一面的渴求爱意攻。
  

真的太喜欢岳明辉这个小兔叽了!

其实我是超感性的人,不太会懂得回复别人但都很感谢,喜欢有能力的人。

自个雷区:无爱虐文、无三观的婴儿车

ps这个默认热门的改版真的对新人作者很不友好,希望能改回去,感觉很对不起那些一片热情的作者们,付出了却没有回报,因为可能连被看见的机会都没有。
  
  
  

  

【灵岳】小孩子有我可爱嘛? (完)

纯灵岳,一发完。

ooc  雷请关闭

设定:ABO梗 正统AO恋 一奸钟情 孕妇辉

酒吧驻唱男团成员灵超×上班族岳明辉

看起来成熟的男孩子其实是会被自己未出世的小孩给醋到的小孩气的Alpha喔

————————————————————————————

【灵岳】小孩子有我可爱嘛(完)   图片版本

挂了留言我补档

【预告】 越人之心

占tag致歉

排雷:原创人物  原创人物  原创人物
      !!!

          双性!!!

雷到请快关闭界面!!



如果愿意看,那么以下

一些设定杂谈,为了不剧透(其实是没想好走向)一些我都不能写出来。

好了,我要啰嗦了。

正文出来预告可能会删可能不删

  性格ooc   表面和谐内部复杂的团

(这次想试试乌漆八黑性格的人物,但是我总是把一篇文写着写着就和和美美he我也很无奈……)

原创人物名字:艾越   艺名(越人)

外性格:真.高冷    和组内所有人的气质都不匹配

内里:腹黑  直白         痴汉(对岳)

背景:是原坤音正牌练习生,在路上出了事故,被岳顶替了出道位,所以岳一开始总是以为越人对他有芥蒂有意见

越人比弟弟和岳高,比弟弟大两个月,跳舞没有优势。

四人组合已经出道两个月多,越人被公司认同塞入组合是因为擅长创作编曲和乐器。

越人后面会退出男团,粉丝也并不会知道越人加入男团的事,因为磨合期,越人需要和四人练习默契度,所以并未一开始就公开男团加入新成员的事,越人退出男团后粉丝更不会知道。

卜凡是正经成员没有感情线

洋的角色没想好,只能说他和灵超在平行世界里会非常ooc

强迫、辱骂、蔑视

木子洋是隐于心底不自知的欲念翻涌,故意曲解那人的温柔好意,欺身压上,砸毁他的尊严,又会在他人欺凌男人时露出狼的爪牙保护

灵超是显于行为的无理霸占,用嘲诋的语言将那人偏执纳于旗下,从不想意识自己有多过份,只想获取被剥削的颤抖爱意,又忍耐不住的用自己去替那人挡去刀峰

岳明辉,无知,愚蠢,温柔,愚钝

渴望被温和的小力气抚顺   
期待被暴躁的用力揉进怀里

越人。
故意拒绝那人的请求,在他明显失望的神色下又接受请求,看他小脾气的眉头皱着,忍不住朝他眨了下眼睛,平常面无表情的脸上因为带着微笑多了些柔和宠溺和小孩子气般的反叛。

嘴角微勾有点邪气的少年,和灵超完全不同的类型,直白地盯着岳明辉的眼睛。

“我对你,很感兴趣。”
“你呢?”

#

过程没想好,结局没想好,什么都没想好,可能写一半就会打散自己的所有设定。

就像写了一半的性转但是没发出来的all岳那篇一样。

我比较喜欢洋灵岳cp。
不包括洋灵。

大概想得到一些意见和设定之类的,写出来给自己看看大概的设定背景。

我写的角色我都爱
不存在故意拉个人配cp的行为

我喜欢和和美美的故事,不论过程结局如何,内核一定是深刻的爱

对了,高考加油啊  在读的学子们。

【洋岳】囚得 囚禁play (完)

改了个正经标题

石墨链接也总是挂,我尝试用文字发出来,前半部分应该没问题

下半部分不行我就……我就还是用链接试试吧
————————————————————————————

   文里●后是喜欢的歌手歌词。
  
  来源
  
  廖俊涛(这个人)
  薛之谦(天   分)
  
  
  句子体
  
    洋岳专场  极度ooc 思维跳跃 

  剧情并不复杂 
  比如洋的伤可以联想医生入狱囚禁等
  所以不剧透
  
  抑郁  监禁  斯德哥尔摩
  
真该庆幸我是he专注者,不然这篇太容易be了
————————————————————————————
 

         【洋岳】囚得     囚禁play(上)

 
   ●这天气忽冷忽热
  
  “你好我是岳明辉。”
  
  “……我是李振洋。”
  
  初见在天气多变的季节,笑着的男人也成了另一个男人的初恋。
  
 
  
   ●怎么的  还会让人心疼
  
  “你别哭了。”
  
  “你笑一笑。”
  
  粉色的指尖布满细小伤口,男人脸上不再有笑推拒着李振洋,李振洋眼里的笑也暗下。
  
  “别这样,我心疼。”
  
  对面男人的脸上是厌恶,小幅度颤抖的身躯却让李振洋心疼。
  
  
  
  ●抱歉吵醒睡着的人
  
  “起来吃点东西吧。”
  
  惨白着脸,男人听到声音后下意识就后退,剧烈的动作扯动着手上银色的手铐,发出金属相碰的刺耳声响。
  
  “抱歉,吵醒你了。”没有歉意的语气带着安抚,五指骨节分明爬上男人的白皙颈部。
  
  青紫的痕迹大咧咧刺伤眼帘。
  
  
  
  ●可是你不忍
  
  “我去看妈妈了。”
  “妈妈说很想你,她说很久没看到你了。”
  
  “呜……!”呜咽的语气被窒息般吞咽在喉头。
  
  李振洋一点点圈住怀里越加瘦弱的男人。
  “乖一点。”
  
  再乖一点。
  
  轻柔啄吻男人发红眼角的清泪,李振洋轻轻拍打着男人发抖的脊背。
  
  
  
  ●奋不顾身  满是伤痕
  
  李振洋来的时候匆忙,脸上带着血痕。
  
  “……脸?”男人不安地问道,下意识已经抚上了那人的脸,尾音颤动。
  
  “没事,没事。”将头靠在男人的肩上,李振洋闭着眼。
  
  “我没事的,乖乖听话,很快就带你出去。”
  
  “很快……就快了。”
  李振洋用发梢蹭着男人柔软的脸颊。
  
  
  
  ●死去活来没有分寸
  这次的大门没有上锁,铁质大门遗留些被指甲用力扣抓留下的痕迹。
  
  李振洋没什么力气,右腿被击中,皱着眉。
  距离很近,男人跪爬着到他身边,他眼里盈着泪。
  “好痛。”
  
  “傻瓜,是我受伤又不是你。”李振洋轻轻揉了揉男人有些长了的黑发,用力吻上他红色的唇。
  
  仰着头乖顺接受轻吻,再将嘴角的涏液用鲜红舌尖舔舐吞咽,男人像只慵懒的猫依偎在李振洋怀里。
  
  “我好困。”
  
  
  
  
          ↓↓

【洋岳】囚得   图片模式(下)

————————————————————————————

石墨今天不行,文字版本链接总是挂

如果图片模式链接挂了  留言我补档

【洋岳】对你的喜欢(完)


有点长,我也不敢肯定有多少人真的看完了这篇。

纯洋岳,一发完。

兄弟梗。

李振洋×岳明辉

前面的剧情很认真的塑造了弟弟,希望你们可以认真看,其实我有花了心思在一些小细节里塑造弟弟这个人,所以有些剧情我并没有详细写出来,但是你们认真看也应该明白那些剧情的原因。
就比如弟弟为什么在一开始那么抗拒原本和哥哥习以为常的肢体接触。

很认真的一篇,6千+字,清水,第一篇认认真真写没有开车的文。

感谢观看,不喜勿喷。
—————————————————————
 
  01
  
  “你们的姓怎么不一样啊?”同班新同学好奇地问了一句,只是换来岳明辉的摇头微笑,“他是我弟弟。”
  
  “……”
  李振洋握笔的手紧紧攥住,笔尖刺破书页留下丑陋的痕迹,他皱眉,“撕拉”扯下那页书页皱成一团丢进了抽屉。
  
  抬头,岳明辉还在用着客客气气的官方假笑和每一个新同学打招呼还有介绍他的弟弟李振洋,却没有发现他弟弟刚刚把新发下来的书本哗啦啦又扯了几张。
  
  发出轻蔑的带笑鼻音,李振洋扯着嘴角笑,笑意却没到达眼底。
  
  每次都是这样,岳明辉每次都这样。
  老好人一样,无论他做什么都要护着、跟着、缠着,他算什么啊?
  哥哥?
  得了。
  李振洋都懒得假笑,没有血缘关系的再组家庭而已。
  他烦了。
  烦了……烦了这样的岳明辉。
  李振洋的笑慢慢消逝,他看见班级前面话题中心的漂亮女生悄悄打量他红了脸,又看了眼被个不知道名字大个子拦住不停叨叨的岳明辉,没有丝毫犹豫地起身朝那女生走去,扬起一贯带着陷阱却让人着迷的笑容。
  
  
 
  
  
   02
  
  “你觉得,我弟弟是不是在躲我啊?”岳明辉还是忍不住在一个下午午休的阳台上朝卜凡说到。
  
  “你们又不是亲兄弟就算是感情不好不是都很正常吗?”
  卜凡大大咧咧的回答没有经过头脑思考就那么说了出来,刚后悔,就看见对面的人垂着眼抿着唇用一种近乎委屈的口吻低声倾诉:“可是他以前明明说过很喜欢哥哥的。”
  
  “……啊小孩子都这样的,心思变得也快,更何况你们都是高中生了,他肯定也不希望自己一个大男生天天围着哥哥转。”卜凡挠了挠头,觉得自己好像说错了什么,又补充,“我觉得你也可以直接问他,有事就直接说开了不就好了。”
  岳明辉点点头又摇摇头,卜凡也不知道怎么劝,勾着脖子拉着人去了小卖部,身后的李振洋领着女生看见那两人拥在一起走过的背影,回头朝女生笑:“走吧。”
  手里被捏碎的芒果味饼干被随意地丢在地上,午后夏日里几不可闻的话语被微风吹散。
  “恶心。”
  
  
  
  
  
  
  03
  
  岳明辉愣住了,这是他这辈子大概都不会梦到的场景。
  对面的男生看向自己时小鹿般的眼睛带着星星点点的光,和他手里粉红的信封都让岳明辉心颤,信封上红色的爱心好像都在变得能烫伤人,岳明辉的脸红的不可思议。
  
  “岳明辉。”尾音粘腻带着大猫系少年的高傲和懒散,不动声色打断了璇旎的场景,三步两步跨步到岳明辉面前,李振洋低下头看岳明辉,“找你有点事,和我走。”
  被用力扣住的手腕有点疼,对面的男生把情书递过来时被岳明辉下意识地接过,李振洋一只手捂住岳明辉的眼睛另一只手越加发狠地把岳明辉的手禁锢在自己掌心,抬起头看向男生,眼底一片漆黑,暗涌翻滚的像要溢出眼睛。
  不管对面男生的惊讶,李振洋木着脸做了个唇语。
  

【他是我的】
  
  
  
  
  
  04
  
  岳明辉被李振洋拉到阳台后,李振洋就松开了岳明辉的手,岳明辉眨了眨被捂住有点适应不了刺耳阳光的眼睛,嘴里还不忘问道:“洋洋找我什么事?”
  “没事不能找你吗?”
  岳明辉被李振洋认真的语气吓了一跳,刚想回点什么,对面的人又松下了肩膀懒懒靠在墙上,岳明辉忍不住问道:“洋洋,你最近是不是在躲我?”
  “……躲你?岳明辉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我凭什么为什么要去躲你。”短暂的沉寂后,李振洋敛着细长的眼眸朝岳明辉瞧,“再说我躲得过吗?去哪你都要跟着,转学你也来了,打架的人是你吗嗯?岳明辉?你干什么跟着我转学啊?”
  “你是我弟弟……”岳明辉低头。
  “你就不能变变你这样子,我真的烦你了,看见就烦。”
  李振洋的话刺耳还伤人心。
  
  岳明辉走到一半,却在门口被李振洋叫住。
  “……你去哪?”
  又要去那个傻大个那里去了吗?
  
  岳明辉停下脚:“洋洋,我早上看见你B卷的笔试做错了,有时间我帮你补补,你那方面的都不太理解。”
  
  “我问你去哪?”李振洋拧着眉头,“你去哪?告诉我,不要答非所问。”
  
  岳明辉不自觉扣着手,自己都觉得自己被那样说了之后还关心着弟弟越加消瘦身体的行为有点犯贱,嘴里却依旧老实地应着:“你太瘦了,哥哥帮你买点吃的,不要老不吃饭。”
  
  李振洋的眼睛盯着岳明辉粉色指尖上细小伤口。
  岳明辉总是这样。
  
  烦人,烦人。
 
  李振洋恶声恶气地扯过岳明辉的手,从裤兜里拿出习惯备好的创可贴给他贴好。
  “不用你管我。”
  
  “你是我弟弟啊。”
  
  “……”
  
  谁要当你弟弟。
  
  
  
  
  
  05
  
  宽肩窄腰,一米八几的身高下是一双长腿,声线苏黏。
  平常脾气温柔,除了对他自己的哥哥。
  
  岳明辉是知道自己弟弟的魅力的,但他还是没想过弟弟的魅力大到让男生都喜欢上他。
  
  “喂。”
  李振洋喊了一声坐在他前面上课走神的岳明辉。
  
  “洋洋,你是不是和她在谈恋爱?”回过神的岳明辉突然问道。
  李振洋自然知道岳明辉口里的“她”是谁,他挑眉,“怎么?你还关心这个?不会要和我说别早恋什么的吧?”
  岳明辉当他默认,小声说了句:“那就好。”
  “……”李振洋重新低下头枕着叠着的双臂,闷气像烈火灼烧在胸腔。
  
  “你怎么了?”卜凡撞了撞岳明辉。
  “没怎么啊。”
  “什么没怎么,”卜凡看了眼又上课趴着睡的李振洋悄悄和岳明辉咬耳朵,“我看你都要哭了,和你弟弟吵架了?”
  “什么啊,你才哭了,说什么呢?我一个北京出生的大老爷们。”岳明辉顶着微红的眼眶嘴硬,“再说了,我弟弟能和我吵什么。”
  成年了吗还大老爷们。
  算了,卜凡看着岳明辉眼睛红的和兔子似的怪可怜,摇摇头加入了睡觉大军,上头的体育代课老师一回头,发现班级黑压压一片低头族,不是玩手机就是睡觉,捏着粉笔在黑板上布置了几个不痛不痒的作业,丢了笔头也走人了。
  
  人多,教室里的桌椅也就都离得很近,平时大家一起身就能碰到后桌,同样一伸手就能贱兮兮地在前座同学背后贴上一些例如我是白痴这种幼稚的小纸条。
  
  岳明辉昨晚不知道干什么去了,一整天精神不振,代课老师走后立马趴在桌子上睡过去了。
  
  李振洋知道代课老师走后则是抬了头醒来,岳明辉穿着白T,那是他的,岳明辉总是穿他的衣服,李振洋嘴角勾着莫名其妙的笑,他看着岳明辉露着白皙的后颈,直盯着,喉结滑动,伸手抚了上去。
  岳明辉有点怕痒的缩了一下。
  “妈的。”李振洋低咒,回了神低了头,继续睡觉。
  
  白色的梦里是弟弟小时候说他要娶哥哥,还有哥哥那软软回应的好。
  
  什么哥哥,什么狗屁好。
  
  ……那人早忘了自己当初的回答。
  
  
  
  
  
  06
  
  女孩告白的时候李振洋意外了两秒,他那时候在走神,等他清醒过来时就是女孩漫上双颊的红晕。
  
  不是,李振洋下意识想到。
  如果是他的话,应该更害羞点,身体都在发抖,整个人都是红的,更可爱些,薄薄的唇瓣会被尖锐的虎牙咬出艳红的水痕,他会用湿漉漉的眼睛看向自己,不稳的气息跌在自己的怀里,小声地向自己求饶。
  
  她不是他。
  
  李振洋很认真地向女孩道了歉,女孩摆摆手,故作大气地表示自己无所谓。
  
  李振洋知道自己是有心机在的,他留着女孩在,从不接受她的好感但也不拒绝,就那么放着,直到女孩忍不住开口,他又拒绝的干脆。
  
  李振洋是这么无聊的人吗?李振洋问自己?
  怎么可能。
  他就想气气一个人,看自己在他心里到底多重要,但那人对他子虚乌有的恋爱说了一句“那就好”。
  那就好?好什么?好什么好?
  
  这人到底是什么做的,李振洋真的想知道,既柔软又硬的拒人千里之外。
  
  像化指柔的水,像固难摧的冰。
  
  岳明辉在回家的时候,第一次被李振洋
拦着跟上了。
  其实本来就同个方向同个家,之前李振洋一直在躲岳明辉,从转学过来之前的那段日子就一直开始躲了。
  岳明辉很开心,叫了两声洋洋,问他回家想吃什么。
  李振洋没被岳明辉影响,低着声音直奔主题:“你怎么回那个高二小屁孩的?”
  “你比他大不了几个月。”岳明辉很认真地准备开始阐述,“你听我说,你们都是……”
  “岳明辉!”李振洋打断了准备长篇大论的哥哥。
  “好啦……”手里粉色的信封藏在背后被捏的有点变形,岳明辉像是在逃避一样敷衍回应。
  岳明辉很少糊弄人,一糊弄人就是碰上了什么纠结或者不想面对的人。
  恰巧,李振洋就不是什么会好心照顾哥哥心理的那个人,他抬了抬下巴:“后面什么东西?”
  “什么?……”岳明辉后退一步,粉色的信封几乎被扯裂。
  
  “……少做这种表情。”
  
  烦死人了,像要哭了一样的表情。
  
  岳明辉,烦人。
  
  李振洋抿了抿唇,面无表情地走在了岳明辉前面,岳明辉看着李振洋的背影小心翼翼地把粉色信封叠好放在了内衬里,抬起脚步紧紧追随已经比他高太多的弟弟,努力地和他平行。
  
  
  
  
  
  07
  
  李振洋生病了,平时冷淡的脸上泛着热红。
  躲过岳明辉孜孜不倦递过的药碗,李振洋的眉头皱成山丘。
  
  “洋洋。”岳明辉近乎哀求的安抚,“不要躲我了,你生病了。”
  
  李振洋听这话刚想冷笑,你他妈天天和那傻大个一块呆着倒是说我躲你了,蹙眉时,眼里又映着岳明辉带些水光的眸。
  
  “你……哭啦?”李振洋这么说道,自己都有点不确定。
  
  岳明辉听着就下意识擦擦眼睛,有些水渍触上肌肤,一下蒙了,回神又想否认。
  
  “不是,你看错了。”
  
  李振洋撇撇嘴:“得了,你别管我了,碍眼。”
  手下的肌肤滚烫,黏糊糊的声音说话时冒着热气,闭着眼赶人的李振洋并没有惹跑岳明辉。
  岳明辉自己都想不懂自己怎么能对李振洋有这么好的脾气。
  
  岳明辉从没对李振洋发过火,从来没有。
  这是他弟弟。
  岳明辉想。
  哥哥是要照顾弟弟的,必须的事。
  
  李振洋不想被岳明辉照顾,长手长脚缩在被子里拱成一团只露了个脸,摆明了要赶岳明辉走。
  岳明辉没走,坐在床尾给班主任打电话请假。
  
  李振洋是想翘课的,岳明辉显然也猜到了,打了电话给老师请了假,老师是知道他们家里没大人在家的情况的,没两下就同意了。
  
  “多事。”
  李振洋听着岳明辉文绉绉地和班主任扯犊子请假时忍着头痛还分了神说了一声,眼神不住飘到岳明辉身上,又在岳明辉看他时闭了眼装死人。
  
  岳明辉也不瞎,生病的弟弟更像小时候依赖他的弟弟一点,他低着头,额头碰着李振洋的额头,在闭着眼已经睡过去的弟弟额上轻轻吻了一下,就像安抚小时候怕黑而缩在他怀里的弟弟一模一样,只是弟弟已经长大了,他的羽翼也无法支撑住弟弟的身躯了,可弟弟羽翼丰满身形挺拔,也已经不需要他了。
  
  不被需要了。
  岳明辉终于还是意识到了这点。
  
  哥哥和弟弟。
  
  是哥哥和弟弟。
  
  只能是哥哥和弟弟。
  
  弟弟。
  
  是弟弟。
  
  弟弟……
  
  可是
  ……
  
  弟弟
  
  不要做我弟弟好不好?
  
  不要好不好?
  
  好不好……?
  
  温热滴落在洁白的床单,晕成一团,岳明辉用力擦了擦。
  最后一次了,哥哥不会再管你了。
  
  低下头,浅薄的唇凑到打着耳钉的耳际旁小声呢喃。
  “弟弟,哥哥喜欢你。”
  
  “李振洋……岳明辉喜欢你。”
  
  
  
  
  
  
  
  08
  
  “苦。”
  
  李振洋故意拖着黏到掉牙的声线,懒洋洋看了眼岳明辉,语气像撒娇一样。
  
  除了生病没什么力气,说话依旧三句里有两句要怼岳明辉,李振洋今天听话的不像话,口气也像长不大的小孩,毒舌而傲娇地依赖着自己的哥哥。
  
  岳明辉觉得李振洋就像自己在家偷偷养的弟弟,一身被溺宠的坏脾气,偏偏自己还义无反顾为他献上更多的爱。
  
  岳明辉忍不住低着头笑:“哥哥给你加了蜂蜜,不苦的,你喝喝看。”
  
  李振洋瞅了眼没什么动静的岳明辉,从被子里伸出一根手指敲了敲床头柜上的勺子。
  
  李振洋对和岳明辉的肌肤相触异常抗拒,岳明辉有点不确定:“你要哥哥喂你吗?” 
  李振洋看了眼岳明辉,没有回答,又把手缩回了被子。
  
  想了想,岳明辉把李振洋的背用枕头垫了下,吹了吹已经不烫的药汤,动作轻巧地喂着。
  
  喂完李振洋喝完药汤时岳明辉想收拾一下床边的桌子,但李振洋拉了一下岳明辉的衣角。
  
  岳明辉被击败,又坐了下来照顾弟弟睡觉。
  
  最后一次了,他想。
  
  
  
  
  
  
  
  09
  
  岳明辉最近和隔壁班一个女生走的很近,就算被人询问是不是恋爱关系也只是笑笑默认,连女方也是。
  
  又一次听到两人的传闻时,李振洋折断了手里的第三只笔芯。
  
  同桌幽怨地看了一眼李振洋,李振洋莫名发脾气折断的笔芯都是他的。李振洋这家伙就没自己带过学习用具,连作业本都是他哥给他买的。
  
  “砰!”
  李振洋最后还是在喧嚣的八卦嬉闹声里甩了后门翘了最后一节课。
  
  李振洋甩门翘课的时候,岳明辉正在体育室里和一个女生道歉。
  “对不起,弟弟他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也没想到他会那么说你弟弟,真的对不起。”
  “嗯没关系啦,我知道我弟他喜欢男的,不过真没想到他会喜欢上你弟,结果还被他骂了个狗血喷头。”女生笑着说,“再说你不是也帮我假装了一星期暧昧对象吗?”
  “其实追你的那个男的人不错的。”岳明辉不太清楚女生为什么拒绝那个男生,还要拿他当挡箭牌。
  
  “不来电啦。”女生低头说着,又抬头冲岳明辉笑,“总之谢谢你啦,现在他也放弃了,你也不用假装喜欢我了。”
  “恩……”
  
  “你喜欢你弟弟吧?”
  岳明辉走的时候,在门口女生还是忍不住说了这话,脚下一慌,岳明辉回头,女孩在冲他甜甜的笑。
  
  “就像你不喜欢我一样,我也没办法喜欢上那个男生,即使他再优秀。”
  
  屋内女孩的眼里有消散的爱意和遗留的痛楚,这些岳明辉都看在眼里,他迟钝,但不傻。
  “别太温柔了岳明辉。”女孩说,“很容易让人沦陷的。”
  
  “你知不知道自己有时候的温柔多过份,你对谁都这样,平等的,没有私心的,谁都可以。”
  
  岳明辉没再回头,他想着女孩的话跑到了教室,乱糟糟的课桌椅上没有平常懒怠趴着的大猫身影,只有被折断的三根笔芯。
  
  岳明辉又跑出了教室。
  
  他是有私心的。
  
  粉色信封里的清秀字体有着缠绵的我爱你三个字,只是它告白的对象是李振洋,不是岳明辉。
  
  岳明辉以为被告白时只是没反应过来才红了脸,但打开信封看到那一整页关于对自己弟弟表白爱慕的汉字时,岳明辉的第一想法却是藏起来。
  
  不可以。
  
  不可以让弟弟知道有人喜欢他。
  
  不想……让弟弟被自己以外的人喜欢。
  
  喜欢自己吧……喜欢岳明辉吧……李振洋
  
  李振洋
  李振洋
  李振洋
  
  
  好喜欢你。
  
  
  
  
  
  
  
  
  10
  
  李振洋翘课了没做别的,蜷缩在客厅的沙发上,鞋子被他踢到桌底,他光着脚,粉色的毛衣袖子捂着半张脸,眼泪没完没了的下来。
  
  弟弟和以前一样爱哭。
  
  岳明辉进来时被李振洋瞬间拽到了沙发上压着,大猫的眼泪还没停,啪嗒啪嗒全掉在岳明辉脸上。
  
  岳明辉也不擦,由着弟弟发泄情绪,一贯的娇纵,揉着他的发揽罪:“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李振洋吸了吸鼻子,“你翘课了?”
  
  “嗨,你还关心这个呢?没事,之后再解释。”
  
  李振洋眼睛都哭肿了:“干嘛呢你岳明辉,装什么好人呢现在?”
  
  “你别揉。”岳明辉拉着李振洋的手,李振洋一发火就小孩子气,很难哄,岳明辉一个劲道歉,也不知道自己在道歉什么。
  
  李振洋看着岳明辉道歉就火大。
  
  “你对不起什么啊?”
  
  “你自己先说的喜欢我啊!哥哥!岳明辉!”
  
  “岳明辉!你自己说的喜欢我啊!”
  
  李振洋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喊出的话都断断续续,弄的岳明辉硬是没法多去关注内容,赔着罪用手一下一下给李振洋抹眼泪。
  
  “对不起,对不起,哥哥错了。”
  “哥哥错了,你别哭了,哥哥错了。”
  
  “你怎么就错了啊?喜欢我就错了是吧?你和那女的在一起整个年段的都知道了,和着你喜欢一个人说变就变的啊岳明辉?”李振洋曲着腿,黑色的头发乱糟糟翘着,“她还没我好看呢……”
  “岳明辉,你他妈就一瞎子。”
  
  李振洋起了身就想跑进卧室,被岳明辉拉住。
  
  “对不起。”岳明辉说,“和那女生不是真的,只是为了补偿你骂了他弟给她当了一周挡箭牌。”
  
  李振洋瞅着岳明辉,嘴里不依不饶,脚上倒是停了下来:“……谁信你,你就一花心大萝卜,岳明辉。”
  
  李振洋真想走,岳明辉是拉不住的。
  
  “我只是不想你知道有人喜欢你。”岳明辉知道弟弟生病时他说的话都被听见了,他放了胆,“那个男的喜欢的是你。”
  
  李振洋噎了一下:“谁知道……我看见那男的就烦,顺便就骂了几句。”
 
  不是几句吧?那男生回去哭了好几天,本来多好看一男的,哭成熊猫了都。
  岳明辉又瞧着哭的比那男的都惨烈的弟弟,心里胡乱想着哭成这样都是好看的。  
  李振洋在发脾气,很难哄。
  
  岳明辉怕李振洋不信,从抽屉里拿出了那封皱巴巴的情书,他把情书给李振洋,李振洋看都不看撕了。
  情书的碎片洋洋洒洒飘了一地,岳明辉刚想说这样不好,李振洋的唇就强硬地压了上来堵住了他所有话语。
  
  李振洋的吻毫无技术可言,青涩,但又让人心悸。
  
  岳明辉看着李振洋紧闭的双眼和发红的眼尾,忍不住同样磕了眸。
  
  听说,两情相悦的两个人在接吻时都会闭上双眼。
  
  岳明辉想不了太多。
  
  柔软的双唇分开时,是李振洋低低的倾诉。
  
  “哥哥,好喜欢你。”
  
    
  
      我也是。
  
  
  
  
  
  
  
  
  
  
  
  
  
  

三次失误③

【cp粉洁癖的看标签慎入】

博爱党,没良心

all岳   这章主灵岳

极度ooc,不接受批评。
我爱你们。

看我文的应该知道我每篇文都要开车,而且真的是佛系开车,喜欢描写心理,喜欢那些很撩的小语气。

所以纯肉那啥放过我吧。

emmm

—————————————————————————
三次失误③   文字版本

三次失误③   图片版本

【cp洁癖的看好标签慎入】

博爱党,没良心

all岳     这章主洋岳

卜凡是一开始的被迫到对他其实小孩心性的宠溺

灵超是一向的纵容到让他对自己为所欲为的放让

木子洋是从最开始的刻意勾引到本意勾引的需求

这三句话不知道你们看的明不明白

预警ooc不偿命
狗血的一批
不接受辱骂  你骂我 我就拉黑你哼

岳明辉是可爱的小兔叽!
————————————————————

●三次失误②   文字版本

●三次失误②   图片版本

【cp洁癖的看好标签慎入】

博爱党,没良心

all岳   这章主卜岳

想写的性转设定被我全部推翻,重码。

所以就趁机写了这篇,开坑开的丧尽天良。

没有道德感,极度ooc。
不接受批评,社会。

不管哪个地方,写过的同人文从未有be,所以这篇当然也是,不造为啥就觉得同人本来就是给自己磕糖的地方,结果还要看到结局be了的同人文虐自己一身伤,就很bad。

主要想写就是洋岳,但是写偏了,其实原来根本没有卜岳……我真的真的原来不吃卜岳,但是小兔叽太可爱了吧,卜凡对小辉的男友力真的不是盖的。
不愧大厂第一A

我爱了。
————————————————————

三次失误①   文字版本

三次失误①   图片版本